Monster In Paris°

情人节贺文

#辛组#
“yuta,节日快乐哦。”
“啊?今天什么节啊……哦情人节啊,为什么要祝我啊,反正我是单身狗年年都是一个人过,今年也不例外。”
“变相的骂我不是人是不可以的哦,yuta。”
“……诶?”
#k如#
“kana!情人节快乐!有没有惊喜给我呀( ̀⌄ ́)”
“唔……我这里有盒润喉糖……你要吗?”
“……什么嘛kana这可是情人节,平时情商低一点就算了,情人节居然连像样礼物都没有……应该有寄予了爱意的礼物才对啊!”
“那……这个呢。”
如果低头,看见kana在自己的手中塞了一个小小的天鹅绒礼盒。打开之后发现一枚钻戒在小巧的盒中乖乖的立着。
#追星组#
“日日,情人节快乐哟。”
“咦小凌?哇我跟你讲我今天收到了压岁钱,然后我买了好多好多之前一直想要的东西!!给自己的男人们花钱真是愉悦啊!”
“诶,你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吧……那我先走啦,你加油!”
“等等啊,”日日抓住小凌的手腕,“我可不仅仅买了周边,我还给你买了这个呢。”说完小凌看见日日从身后拿出一束包扎精美的玫瑰。
#骨科组#
“如果,陪我去逛街吧?”
“如果不去的话我一会再来问一遍~”
“如果~陪我去逛街~”
“一起出去玩吧~”
你倒是给我松绑或者把我嘴上的胶带撕下来啊!!!
被绑在椅子上的如果心里这么想着。
#油烧#
“烧饼,今天是情人节,你居然没在家缠着我,是不是忘了啊。”
“诶~因为我突然想通了,反正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觉像是在过情人节啊,无所谓这一天专门秀啦。”
挂掉电话之后,烧饼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一通电话给日日。
“你他妈居然不告诉我今天是情人节!!!”
#常异色樱#
“哟姐姐大人~今年也~一如既往的只能在情人节汪汪叫啊~”
“啧,少在我面前瞎晃,说得好像你不是一个人过似的。”
“嘁,我这不是还有你嘛。”
樱子习惯性的一个过肩摔,随着那个人一起被摔过去的还有许多自己最讨厌的口味的巧克力。


end.

【异色修罗场组】

如果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虽然她被囚禁在这个温馨的牢笼中已经很久很久了。而囚禁者—那个名叫kana的女生,愿意慷慨的满足她除了自由以外一切的要求。
这是不合常理的。
因为……如果是kana的仇人。更准确的说,是仇人的女儿,也是kana的救命恩人,只不过kana似乎并不知道后者。但事到如今把事实说出来也不会被相信吧,还不如乖乖闭嘴等着被处置。如果这么想着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几个月。直到一个月前,kana浑身鲜血的回来了,然后把手中的东西扔向如果脚边。
“这么久不见自己的家人,如果一定会想念他们的吧~没关系的,我也是哦,十几年来一直很思念他们,所以就忍不住把他们带回来了呀。”
啊……是堂兄啊。面目狰狞的样子看上去更丑陋了。脖子上的断裂口……被一点一点割断的吗?
为了报复我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kana。
“哈,你以为杀死他们可以让我感受到痛苦吗?”
“并不是哦,”kana毫不顾忌的直接脱下了被血濡湿的衣服扔在一边,仅穿着一身内衣坐在了如果旁边。“只是碰巧而已啦,毕竟当年牵扯到我家人那件事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嘁,看样子很快就要到我了嘛。如果砸吧砸吧嘴,没怎么放在心上,反正她也不是个怕死的人。
自从那次之后,少则三四天,多则半个月,kana都会带来如果家人的残肢,不知不觉间如果发觉似乎自己的亲人都要被清理干净了,除了那个人……
“喂喂喂,你是打算集齐了之后召唤神龙吗,还把他们放在罐子里储存起来,好恶心。”
“哇如果好无情哦,这可都是你的家人啊,居然一点都不伤心耶。”
“有什么好伤心的,我恨他们。看见他们这副样子我高兴还来不及。”
“啊……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呢,真是坚强的孩子。我就不行啊……当年得知亲人全部被杀掉之后可是哭的死去活来呐。对了!还有一个,还有一个,那个孩子是叫做…玖!对吧对吧,是你的妹妹呢!想要哪个部位?我可以帮你带回来哦!”
“不需要。等到玖也结束了,就该到我了吧。到时候麻烦你给我个痛快。”
“才不要呢~”
啧。算了,反正都无所谓了……如果觉得自己思索许久的那个问题似乎很快就要答案揭晓了。那个问题是—自己当年究竟应不应该救下kana呢。
那个时候,只能救下一个人……或许留下那个孩子让她埋下仇恨的种子才是多此一举吧。

今天kana回来的有些晚,如果感到有些不安。可能结局真的是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吧……没有那个孩子来杀死自己,自己也会慢慢的死在这里。这样最好不过了……关于十几年前那件事的一切都结束了。
可惜天不遂人意,这时候如果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kana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关上门之后强撑的身体顺着墙滑落在地。凡是kana所滑过的地方,无不染着刺目的殷红。
“真不愧是如果的妹妹啊,果然很强呢,就像你一样强。抱歉,这次真的没能给你带回来什么。”
“……我要是真的像她一样强大怎么会被你囚禁在这里啊。回来是为了解决掉我吗?那么就来为一切画上句号吧。”
如果跪在地上,张开双手,闭紧双眼,等待着死亡和解脱的降临。但最终等到的却是一个已经有些发冷的拥抱。睁开双眼,看着从墙壁一直延伸到自己怀中长长的一道爬行留下的血迹,叹了口气,还是抱紧了怀中的人。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哦,那时候把我带走的人,是你。”
“本来打算把他们都杀死之后,再和你一起离开的……明明都已经为一切做好准备了啊……真可惜。看样子你只能一个人离开了。”
如果听见了“咔哒”一声,脚腕上的锁链被打开了。
“再见了,如果。”
“……晚安,小鬼。”
四周一片沉寂,只剩下如果的呼吸声。

施罪者已经死去,复仇者永远沉睡,施恩者独留于世。

end.

彼端【kana生贺】

“可是我希望kana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里可以吃上蛋糕啊。”
“嗯……总之先把这个烂摊子解决了吧。”
“kana脸红了哦,我看见了~”
“啧。”
两人开始手忙脚乱的清理墙上的奶油和地上的蛋糕残渣,看着满地松松散散的渣渣和顺着墙慢慢往下流的奶油,kana感受到一种本能在驱使着自己。
“蛋糕坯太松散了啊……奶油也打的太稀了……”
“呃……明明是因为kana你太胖了所以把它们砸的太碎!”
“可是我比你轻啊,亲爱的。”
“……真是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专业吗……虽然是现学现卖,但怎么说也是融入了我满满心意的,给我夸赞它啊白痴!”
看着如果因为气恼和害羞而有些泛红的脸,kana感觉到内心升腾起一种快感。果然,当面欺负比在电脑上口头欺负有意思的多了。同时一个新的想法也在kana的脑海中生成。
“喂如果,清理完这个,你打算怎么度过这一天?”kana一边拿抹布小心翼翼的擦着墙壁,一边问着,“你考虑好了吗?”
“嗯……还真没想好……出去逛街?”
“无论哪里……东西都差不多的吧?你做蛋糕还有剩下的材料吗?”
“有啊……你要再做一个?”
“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干脆我们一起再做一个吧,顺便给你展示一下真正的技术。”
…………
“哇……果然是蛋糕大佬……这个装饰也太好看了……”
“不仅仅是装饰啊,切开尝尝,保证无论是口感还是卖相都是一级赞哦。”
如果拿过了刀叉,想了想还是把刀递给了kana。反正自己切也会切残。
“呐,你做的还是你来动手吧。”
“你懒到连蛋糕也不想切了吗……”
“才不是啊!这叫仪式感啊!你对我到底有多嫌弃!”
kana翻了个白眼,接过如果递过来的刀,在热水里焯了一下,然后对准花纹之间的缝隙慢慢切了下去。把蛋糕从主体中撬出来之后,kana把切好的蛋糕送到了如果的嘴边。
“尝尝吧,对于自己的手艺我可是很有信心的。”
“啊呜——噢噢噢噢好好吃!!!”
…………
“啊……我还能再吃十个……真好吃啊,kana。”
“说是给我过生日结果自己把蛋糕吃了一大半啊,你是白痴吧。”kana看了看窗外,已经漆黑的夜色和暖黄色的路灯让她感到不安。
“闹着闹着天已经黑了啊……”
“嗯……和kana在一起的时间太快了……再有几个小时你就要离开了吧。”
“嗯……还是珍惜珍惜剩下的时间吧,”kana捧起了如果写满了满满的失落的脸,“别把时间浪费在伤感上啊。”
尽管她们是如此的希望时间能放慢一点,但时间从不给任何人留情,哪怕是世上最深情的恋人也不能让它放缓无情的脚步。
11:59
“啊,柯克兰先生的魔法时间快到了呢。还有……一分钟。”
“下次见面又要等一年了啊。还想你陪我跨年呢,结果跨年的那一瞬间,也是你离开的时候。”
“至少那一秒里我们还能看见彼此,我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我不满足啊……我想你能一直陪着我。”
“那我再给你一个补偿吧。闭上眼睛”
如果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她感受到kana温热有力的手捧住了她的脸,然后一个温热湿润的东西抵住了她的额头。
跨年的钟声响了。
如果再次睁开双眼,脸上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而眼前却只有自己的房间,和吃剩的蛋糕。一切就像是一场美梦,而现在她醒了。
“笨蛋……”
kana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窗外传来人们的欢呼声。
明年见,亲爱的。

end.

彼端【kana生贺】

去年的经历,就算至今想起kana也会觉得那简直像梦一样奇妙—自己远隔千里的爱人竟然从屏幕中来到现实,陪自己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次生日。
今年也会有这么幸运的事情发生吗?
kana忍不住想着,可直到中午已过,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果然奇迹只能发生一次吧,不过只要能见到那个笨蛋,就算只有一次,也很满足了。kana呆呆地看着屏幕,突然屏幕开始像水面一样波动起来,和去年的情况一样,但是逐渐浮现出来的人影,却不是那个熟悉的女孩,而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真是难得一见的粗啊……眉毛……”
“喂喂喂你们不是礼仪之邦吗,哪有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说的啊。”
“啊……抱歉。话说你是谁啊,虽然看着是外国人但是中文说得还真是流利。”
“我是大不列—呃,我叫亚瑟柯克兰,具体跟你解释太麻烦了说不定还会吓到你……啊那个啊是因为我的恋人也是中国人呢……咳,”亚瑟稍微顿了一下,但是kana很不想揭穿他他脸红了这件事。“总之,去年你的恋人,就是如果,通过不可思议的方式来到了你身边,是吧?那是我的功劳哦。这个世界上是存在魔法的,正是那种神秘的力量让你们可以相聚。本来我想让她再来一次,不过我想了想,或许今年让你亲自去她的身边也不错。”
“诶,所以说今年我也可以见到如果吗?”
“只要你们愿意,我会尽量让你们每年都能相聚一次。”
“真是很感谢你呢,柯克兰先生。”
“哈,谢意我就收下了,总之把你的手按在屏幕上吧,我这就把你送到她那里去,不过过程可能会有些不舒服……忍一下吧。”
kana把手伸了出去,屏幕虽然像水一样波动着,但摸上去的触感却依然是坚硬的,只不过有些动感而已。
“柯克兰先生,您为什么会帮助我们呢?”
“那个啊……和自己的恋人很难见面的感受,我也很清楚。更何况你们都是那个人的子民啊……忍不住就想帮帮你们呢。”
kana还没来得及张开,就感到屏幕突然变得像是黑洞一样,把自己吸了进去。就像是坠入了水中一样……窒息感瞬间淹没了kana。一开始眼前全是一片混沌的黑色,逐渐四周开始变亮,一切都散发着白色的光芒,然后突然之间被丢进了空气里,同时身体似乎扑倒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唔呕……”
“痛死我了,诶诶诶,kana??!!”
啊是如果啊……我是扑倒了如果身上吗……明明去年如果是钻出来的,为什么我像被丢垃圾一样丢出来了啊。是因为我说了眉毛粗的原因吗柯克兰先生……
“啊!!蛋糕蛋糕!!!kana你的蛋糕啊!”
如果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突然尖叫起来,挣扎着爬出了kana的身下,kana抬起头来,看见如果房间的墙上糊着一个……不,一坨粉红色的不明物体,凭借着多年学餐饮的经验,kana判断出那物体生前应该是一个蛋糕,而死因应该是……被自己拍到了墙上。
“啊完蛋了……我亲手给kana做的蛋糕啊……没有蛋糕的生日是没有灵魂的……”
看着失魂落魄坐在床上碎碎念的如果,kana叹了口气,默默走上前去保住了她。会为自己的蛋糕那么担心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了吧,虽然是个十足的笨蛋。
“没关系的……反正以前的生日我也没有蛋糕。”

TBC.

【群内人设】be三十题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骨科组】
玖看着空间动态上如果趴在别人怀里一脸满足的照片,缓缓地敲打键盘,不久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祝你们幸福。”
2.反目成仇【油烧】
她们终于发现只有在最孤独无助的时期才会有所谓的厮守。
3.终其一生的单恋【辛组】
smoke和yuta厌恶彼此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她们之间的憎恨来源于无法拥有对方的占有欲这一点却鲜为人知。
可笑的事她们沉溺于对方却彼此并不知情,直至她们踏进坟墓。
4.分手【k如】
kana总喜欢坐在学院人工湖边上从北向南数第三个长椅上。这是她和如果初遇的地方,是她们确定关系的地方,也是他们一别两宽的地方。
5.与爱无关【樱茶】
“因为你爱喝茶,而我就是茶的拟人化,所以你也爱我,没错吧?”
樱子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绿发少女,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不,只不过是喝茶能让我冷静而已--”
看着少女一脸期待的表情樱子还是把那句“与爱无关”憋了回去。
6.报复【修罗场组】
如果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擅长游泳的妹妹会和kana一起坠水而亡。
7.七年之痒【辛组】
不存在的。她们哪天都过得很“精彩”,每天都有新的方式去恶语相向。
8.错过一世【骨科】
三岁那年她亲了她一口,五岁那年她把她最喜欢吃的东西让给她,十岁那年她把她不及格的卷子上的名字改成了自己,十五岁那年她把她的情书递给别人,二十二岁那年她亲手帮她换上婚纱。
9.杀了你【辛组】
杀死彼此是yuta和smoke毕生的愿望,最后她们终于实现了她们的梦想,但她们合葬在了一起。
10.一直都是骗局【双樱】
偶然有一天醒来的时候,樱子发现根本没有另一个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因孤独而产生的臆想罢了。
11.抱歉,我不认识你【追星组】
“呜哇他好帅!!!”
“我要疯狂赞美他!!”
“他是我的,我要当他的夫人!!”
“???你谁啊我才是他夫人??”
“抱歉我不认识你。”
烧饼默默的看着追星组今天因为抢老公而决裂的101次。
12.无爱亦无恨【异色日烧】
人们常认为最深的爱情如果脱离了轨道,就会转化成最深的恨。
但他们从不用担心这个。因为他们根本不曾爱过对方。
13.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k如】
别催我在这冰冷的现实世界里寻找所谓的感情。我要如何告诉你们,我的爱人和我相隔了一道冰冷的屏幕。
14.从未相遇【搞事组】
学校里曾经名噪一时的搞事社如今只剩下了一名社长。烧饼时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其他两个空荡荡的椅子发呆。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就好了……这样当一切归于沉寂时我至少不会感到这样落寞。
15.无知伤害【骨科组】
如果每次出去约会的时候总是拜托玖帮自己敷衍老师的点名。
16.我们都老了【异色k如】
呐,如果,等到我们都变老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我们可以一起看落日……
别开玩笑了,你不会想维持像这样令人作呕的关系吧?那还不如让我去死。
……也是呢。
17.如果当时……【油烧】
如果当时烧饼忍下了一切来自亲人和家庭的痛苦,或许现在她仍然活的令人羡慕,但她或许无法遇见油饼了。
现在烧饼后悔了。
18.“比起你来说,她更重要”【修罗场组】
对不起啊,玖,如果只能选一个的话,她更重要。
在地震过后kana尽全力将压住如果的岩石撬起,而在岩石另一端的玖只感到压在自己和姐姐身上的岩石冲着自己狠狠压下来,胸腔传来破碎的闷响,然后便是死亡。
19.痴人说梦【辛组】
yuta有着异忽常人的占有欲,她渴望smoke一直--一直都只注视着自己,只需要自己,但连她自己都知道这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她只是,一直迁就自己罢了,和自己想要的完全不一样。
20.玩笑而已【骨科组】
“玖啊!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
“愚人节快乐!”
“……愚人节快乐。”
21.梦里的圆满结局【双樱】
一颗硕大的樱花树,樱花正纷纷落下,树下站着一名黑发少女。我走过去,她回头看着我,然后露出了笑容。
我也笑了,然后抱住她。
然后我醒了。
我再一次清晰地记起,那个温柔的人,已经死了。
22.厌倦【搞事组】
他们有了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去做,但是我没有。我还沉浸在美好的过去里。
23.粉碎性自尊【油烧】
“烧饼,从此以后你不能再进厨房,否则我就把你炸厨房的事迹发到学校的贴吧。”
24.多余的人【修罗场组】
究竟谁是多余的呢?
她们都以为是自己。
25.相思相忘【追星组】
很多年后她们都早已喜欢上了别的明星。但那一年追的岚她们却始终无法忘记。
她们所无法忘怀的究竟是年少时所喜欢的明星,还是那个陪自己一起追星的人呢?
26.生离死别【k如】
如果的脑海一片混沌。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和kana一起驾车出游,前方的卡车突然失控,然后撞向了她们。
感官逐渐恢复,粘稠的腥咸液体顺着额角流下。如果颤抖着摸索到了把自己抱在怀里,已经开始慢慢变冷的kana。
“你一定要活下去。”
然后一片归于寂静,只剩下如果的心跳声。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辛组】
“看样这次是我要先离开了啊……真遗憾。”
说完yuta舒了口气,有些费力的撑开眼睛,看着坐在病床前的smoke。此刻的她难得没有露出平时的微笑,而是面无表情的抚摸着yuta的左手。
“啊……居然没能看见你的葬礼…哈…”
窒息的感觉再次涌上,喉管仿佛被死死的扼住一样难以发声。
“呃……smoke……”
费尽力气却无法再发出哪怕一个音节,yuta只能死死的看着smoke,却说不出那句话,那句一直以来都想说再也没机会说的那句话。
“我都知道。”
smoke深呼了一口气,有些颤抖着撑起身子亲吻了一下yuta的额头。
yuta的瞳孔开始逐渐涣散。
28.“请回头看看我”【搞事组】
今天的社团也很冷清呢……
连回来看看我的时间都抽不出了吗……
只有我还死守着不放什么的,真是又愚蠢又可悲。
29.撕毁梦想【油烧】
烧饼把自己的画具通通丢掉了。
油饼不再每日出门锻炼。
一切只是为了维持生计。
30.无爱者【伪双樱】
他们都说樱子是个无爱之人。
她只是把全部的感情留给了自己,仅此而已。

【deceiver】

对于日日来说,他的人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
他拥有显赫的家族,无尽的财富,从小活在无数人的羡慕和赞美中,尽管其中不乏有来自嫉妒的诅咒,但更多的还是由衷的祝福。
“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alpha。”
这似乎已经成为定局,只是还没有名义上的证实。然而一切美好的期望都在日日十八岁那一年戛然而止了。
当他性觉醒时,那种身体上渴望被他人侵犯的痛苦远远比不上内心的绝望。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心高气傲的小少爷会像他的兄长和姐姐一样,觉醒为alpha,成为社会的精英,况且父亲对小儿子的期望也是最大的。大女儿毕竟还是女性,而自己的二儿子又对继承家族没有兴趣。
但这一切都是在日日是一个alpha的前提下。
而他是一名omega。

最后是自己的哥哥找到了自己,然后把自己带回了家。一夜之间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和从前不一样了,连父亲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很多。那些安慰中掩藏不住的虚假和幸灾乐祸让他无法忍受。

自从性觉醒后,父亲想让日日从此待在家里,学习方面可以聘请家教,但日日还是拒绝了这种寄生虫一样的生活方式。最后父亲还是答应了日日的请求,将他送回了学校。
学校的生活和以前截然不同了,那些曾经巴结自己的朋友纷纷疏远了自己,而日日也觉得耳根子清净了许多。不过是一帮趋炎附势的人罢了,本来也无需理会。
生活就这么如流水一般平淡的过去了,日日谨遵父亲的教诲,和alpha保持距离,定期打抑制剂,用绷带遮住腺体,也没有发生过发情期被威胁等危险事件。

但生活不会放过安于现状的人。
那一天日日放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醉鬼。如果是平时,日日绝对会直接绕道,但是此刻瘫在地上衣衫不整的男人,他认识。不,准确的说是知道他。这个人叫烧饼,是自己的兄长的女朋友的哥哥。
出于人道情怀和为自己兄长的考虑,日日还是勉强把烧饼扶进了路边的一所小旅馆。
“诶,这两人又来啦?”
在日日拿到房卡后转身想找房间时突然听到老板娘小声嘀咕了一句。日日心中不禁感到一丝厌恶,早就听说那兄妹俩生活作风极不检点,而且看烧饼的样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是“这两人”这个形容的话……只能说自己的哥哥还真是会玩啊,啧。
终于到了房间,日日把烧饼摔在床上,自己也瘫在一边大口的喘着气。自从自己确定性别之后,体力远远不如从前了。
或许是因为这一摔,烧饼竟然迷迷糊糊的似乎醒了过来。刚才在路上拉拉扯扯的你怎么没醒啊?!日日感觉很生气,但还是倒了一杯凉水给烧饼。
烧饼喝完水之后清醒多了,看了看日日,
“谦煜?”
“……我是他弟弟。”
烧饼笑了笑,“果然啊,你的信息素和你哥哥的一点也不一样。”
日日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哥哥是alpha,而自己是omega,对方挑明了不就是在嘲弄自己吗?
“不是alpha还真是抱歉啊……不过对帮助自己的人这种态度还真是让人怀疑呢。”
烧饼愣了一下,“扑哧”地笑出了声,“抱歉抱歉……我想你误会了亲爱--不,日日,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比起谦煜我更喜欢你的信息素,我只是觉得……我们同病相怜而已。”
“你知道我的名字?还有同病相怜……是什么意思?”
“我和谦煜混--呃,一起从小玩到大,他的宝贝弟弟叫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同病相怜啊……从小我身边的人们就认为我和我妹妹一定会成为优秀的alpha,然后继承家里的事业,可惜……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是alpha。我是个beta,而我的妹妹是omega。最后因为很难承受各种方面的压力,我们干脆逃离了家族,而我们的家族也没落了。”
“……抱歉。”谦煜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也没有起初的那么让人厌烦了。同时他也想起来自己也曾对烧饼的家族有所耳闻,正如他所说的,没落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歉的,虽然看上去很不幸但是我们现在反而很满足,或许很多人不认同我们的生活方式吧,但是那又如何呢?不管怎么说,我相信人生或许会很大一部分被性别所影响,但是性别并不能决定人生。”
烧饼最后的那句话瞬间敲中了日日的内心,同时也让他对烧饼多了几分好感。突然烧饼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啊糟糕……我该去工作了……”烧饼看了看日日,突然说出一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小少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小事又不想麻烦家里可以找我,这一片我还是能帮你很多忙的。”
说完烧饼就跑掉了。
日日站在原地有些发愣,但那串数字却清晰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或许烧饼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日日却没想过和他再有什么牵扯,毕竟……他和哥哥也有些纠缠不清吧。日日本以为自己和烧饼的缘分就那么到此为止了,但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让他明白他的猜想是恰恰相反的。

日日把已经积了灰的社团稍微打扫了一下,说实话这个社团根本就是个摆设,只有他和如果两个人,也没有社长,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避嫌,连社团的名字都是加入后半个月才知道的。他也听说过这个社团--搞事社,曾经似乎也是个风光了一时的社团,但是后来社长走了,只留下一个没落了的社团。
情不自禁就想到了烧饼呢……不对我为什么总是想到他。日日这么想着,放下了扫把,是时候回家了。

如果日日再好奇一点,去打听一下这个社团曾经的社长是谁,或许他就会感觉到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
在那个上锁了的抽屉里,有一个名牌,上书:搞事社社长-烧饼。但它或许永远也不会重见天日了。

刚刚走出校门,日日就接到了来自社友如果的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并不是熟悉的声音,而是十分混乱的摇滚音乐声,其中夹杂着似乎是女生慌乱的尖叫声,从支离破碎的解释中,日日得知了如果在酒吧里和一帮姑娘们打赌玩游戏结果喝多了,姑娘只能随机的从他的手机通讯录找到了日日的手机号,然后打电话请求日日把喝醉了的如果带回去。
啊……中奖了呢。但是就算接到了如果那家伙我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啊……不过不想去也没什么办法啊……不,这个电话根本不该打给自己,该打给学生会长kana才对,谁不知道这两人是恋人啊!但是当日日给kana打电话时对方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用毫不掩饰怒意的低沉语气告诉了日日如果的家庭住址然后挂断了电话。搞什么鬼啊你们情侣之间闹别扭关我屁事?!
最后日日还是认命了,准备去接自己不让人省心的社友。话说那个地方附近是见到烧饼的地方啊……为了不再和烧饼碰面,当然一部分原因也是那一片治安很差,日日从那一次和烧饼相遇后一直绕过那一片。
时间已经是黄昏了,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落日的余晖将这座熟悉的城市晕染上一层柔和的昏黄,一切似乎都变得美丽而又亲切。即将离去的阳光照射在日日的脸上,温柔而不刺目,让人感到安心。
日落和日出一样壮观,他们有着种种共同之处,或许你以为的今天的终点,却正是明天的起点。
天空的颜色由橘黄逐渐变为粉红,再慢慢变成浅紫,然后是深蓝,最后一群归巢的鸟儿从城市远处飞过,幽深的黑色幕布终于拉上。

看着这座心爱的城市华灯初上的繁华模样,日日感觉自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然而这份好心情很快就被打破,并且日日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关于性别的危机。

tbc.

【致如果的一封信】

“如果”:
好久不见。
很高兴我们一起互相陪伴了那么多年。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距离我失踪大概已经过去五年了。
首先我要告诉你,你并不是真正的如果。别茫然,亲爱的,请继续往下读。
虽然我给你植入了如果的全部记忆,一直以来让你以如果的面容,如果的声音,如果的名字存在着,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清楚,你并不是如果。但我却强制性的催眠自己,告诉自己你就是如果,如果还活着,这样自私的让你因为我的一己私欲而陪伴了我那么多年。
很抱歉,耽误了你70年。请原谅我,因为你还有更长的时光去做别的事,而我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岁月而已。
是的,真正的如果,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她是我的姐姐。我们曾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时我们十分快乐,我们拥有让人羡慕的一切。但年少的我却仍未满足,我愚蠢地试图去占有一些不该属于我的,禁忌的物品。
她对我而言犹如伊甸园中的苹果一般诱人而又充满危险。我曾无数次的去想,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对她说出那句话,或许我们现在都会幸福的生活着,和不同的人一起。
她就是如果。
我们本可以欺骗自己的感情,然后分道扬镳。但我却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吞下了罪恶的果实,然后穷尽一生去后悔。
“我喜欢你,并不是亲人和朋友之间的喜欢,是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如果,我不想再把你当做姐姐。”
那时候我才刚刚成年,而现在我已经是大家口中的天才了。可是我却一直记得那语言生涩甚至有些支离破碎的几句话。
维护我们之间正常姐妹关系的最后一层障碍在那几句话下瞬间不复存在了。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彼此之间都清楚的明白我们的命运或许都无可挽回的改变了。
我以为那是幸福和自由的开始,但在那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灾难和不幸的起点。
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更深了。尽管在常人看来我们只不过是一对亲密无间的姐妹,可事实是我们时常在深夜里互相爬上对方的床,互相抚慰着彼此年少炽热的心灵。
当我吻上她柔软的唇,当我揉捏她雪白的乳房,当我抚弄她细嫩的腰肢,她总是颤抖着将脸颊埋在我温暖的胸前。那时我只感受到了她的羞涩,却没有感受到她对这段感情的恐惧。
我们之间快乐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如果已经二十一岁了,我们的家人开始催促她恋爱。迫于巨大的压力她只好找了一个男朋友。但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却丝毫没有减轻,反而因为我的嫉妒我们愈来愈频繁的出现在一起。
如果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她周转在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使她变得疲惫不堪。
终于,在一个万里无云,阳光普照的日子里,如果把我带到我们的老家,我们站在院子门口。
这是我第一次对她告白的地方。然而现在她却在回避着我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说出了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玖,我现在真的很累……让这种奇怪的关系停止吧……你我最后都要结婚生子,我们的关系不可能就这么一直下去。”
我很愤怒,我狠狠的揪住了她的衣领,我嘶吼着,最后我丢下了目光呆滞一言不发的如果,一个人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我在火车上一夜未眠,我看着天空慢慢的从深不见底的蓝变成浑浊的黑,再看着东方逐渐泛白,最后一道晨光宛如利剑刺破了黑夜。
破晓了。
我有些感慨,最终拿出手机向如果发送了道歉的短信。我感觉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应该这么草率的结束,一切都还有得商量。但我没有等到她的短信。或许她是睡着了吧,我这么天真的想着。
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她并没有回家。一种不安的感觉开始在我的心中弥漫起来。
在我回家几个小时后,我们接受到了如果的死讯。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我感到痛不欲生,但更大的痛苦和内疚还在等着我。事后我才知道,我在五点半左右向她发送了短信,而她在五点二十左右跳下了桥。
我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和我一样一夜未眠,只不过我是躺在火车里,而她站在桥上。她在生命的最后和我看着同样美好的清晨,我拿出手机向她编辑短信,而她最终在犹豫和绝望中选择了从桥上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她的手机被丢在岸上,或许她的手机突然亮起提醒她有短信的时候,她还没有死去,她还在冰冷的水里挣扎,然后慢慢的沉入深不见底的深渊。
在我彻底清楚的意识到我真的失去了她之后,我陷入了对她的无尽思念之中。我无法容忍没有她的生活,在曾经缠绵的夜里,我只能仿佛野兽一般撕扯着她睡过的床单,难耐的用牙齿撕咬她的枕头。
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大概一年。偶然有一天我翻到我们曾经一起看过的电影,怀着对她的思念我重新看了一遍。当我看完这部电影时,我死死地盯着电影的标签--人工智能。我突然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我要让如果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

在那之后大约十年左右,你诞生了。我将如果全部的记忆都植入了你的芯片,除了我们决裂的那一天。
我给你命名为“如果”。

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我让你以别人的身份陪伴了我几十年,弥补了我缺失的心灵。现在我已经不在了,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和你自己的幸福。

最后的最后,我想告诉你,这封信并不是我的遗书,只不过是,一个可悲又可怜的人在人生的尽头所写下的的忏悔信罢了。